每日五分鐘 照走鼻敏感

鼻敏感是本港熱門都市病。根據香港哮喘會的資料顯示,兒童中有30%患有鼻敏感。香港中文大學2002年所做的調查更發現,半數辦公室工作的上班族都有鼻敏感症狀。然而傳統藥物對治療鼻敏感都不太有效,且多具副作用。近年外國開始研究無副作用的光譜,以輔助治療鼻敏感。

個案分享:紅光治敏感 從此睡得穩

三十五歲的阿惠是典型的OL,平日工作繁忙,少做運動,體質弱的她很容易患傷風感冒。前陣子便因重感冒,長時間喉嚨痛、痰多、咳嗽、打噴嚏,未能斷尾,只好看中醫,希望能從根本入手,調理好身子。

中醫師開了幾服藥給她後,情況有好轉,喉嚨不覺痛、膿痰亦變淡;但鼻水依然,不時打噴嚏。醫師檢查她的鼻腔,發覺兩腔紅腫,有發炎跡象,看病徵不像感冒,而是鼻敏感。

中醫師診斷阿惠患的是風熱型鼻敏感,開了一些清熱的中藥給她,同時介紹一款手提式的鼻敏感紅光治療儀器給阿惠,建議她試試。

「醫師說這儀器無副作用,用時只會有一點兒的微溫,不會有任何不適感。」阿惠初時也半信半疑,但既然一直深受鼻敏感困擾,心想試試無妨。

阿惠說,那期間因鼻敏感較嚴重,她早晚都有使用,這儀器輕巧,有兩個小插。治療時,先將小插放在鼻腔內,開機後小插便會開始放出紅光,每次治療四分半鐘,很方便,可以在家或辦公室隨時使用。

「沒想到真的有效果,用了兩個星期,鼻敏感的徵狀真的比以前減輕了,以前動不動一起身便會打噴嚏、不停流鼻水,眼痕等症狀都大大減輕!」

或許是遺傳關係,阿惠三歲多的兒子也患有鼻敏感,她試過帶他看西醫,使用噴鼻藥及洗鼻水,但仍不太見效。因紅光的鼻敏感儀器無副作用,她於是也給兒子試試。

「試了幾天,沒想到他的效果比自己更好。以前他經常打噴嚏,鼻涕很稠很多的,用機後噴嚏明顯減少,鼻水少了,亦變透明了。最開心是他以前睡得很差,鼻鼾聲很沉重,但如今呼吸順暢,鼻鼾聲也變輕起來。」

阿惠說用機後她亦曾發病,鼻敏感並不是完全消失。「但發病的程度無疑是較以前減輕,最少一半!幫到自己固然開心,見到兒子睡得香甜就更開心呢!」

傳統鼻敏感藥多具副作用

過往較多使用的傳統藥物,治療鼻敏感效果不太理想,藥效因人而異,而且有副作用。

  • 抗組織胺

機制:影響組織胺(Histamine)受體,減低組織過敏

副作用:第一代藥物有口乾、眼乾、影響腦部功能;新一代有所改善

  • 類固醇

機制:結合糖皮質激素受體,減低炎症反應

副作用:鼻會受刺激、出血。長期口服會影響發育、引致骨質疏鬆

  • 減充血劑

機制:刺激腎上腺素受體,誘導的血管收縮

副作用:口服藥會增加血壓、減胃口及影響睡眠

  • 抗膽鹼劑

機制:阻截毒蕈鹼受體,能抑制神經興奮(尤其是副交感神經)

副作用:甚少

  • 肥大細胞穩定劑

機制:穩定細胞膜,使肥大細胞溶小體(Lysosomes)的組織胺不易被釋出,降低過敏反應;含色甘酸鈉,抑制其他發炎細胞的中介質分泌以及末梢感覺神經的反應。

副作用:甚少

  • 白三烯抑制劑

機制:抑制白三烯合成

副作用:有機會影響神經系統

  • 免疫療法

機制:抑壓免疫球蛋白(IgE),減低發炎程度及減少肥大細胞及淋巴細胞增殖

副作用:對免疫系統是否有影響仍是未知數

嶄新光譜治療鼻敏感

光療已證實可有效改善免疫系統毛病或紓緩發炎機制,數十年前已開始應用於皮膚過敏症狀1。2000年開始,許多研究發現,光療有助改善鼻敏感的症狀,成效率高達七成以上2。治療鼻敏感的光譜,包括遠紅外線、紫外光、白光、紅光等,各自機制不同,但都有不同程度的效果。其中低能量紅光安全又副作用少,可有效紓緩鼻敏感的多種症狀,很適合家居使用。

另有曾有研究,以紅光照射兩組病人,一組30位鼻敏感患者,以660納米(nm)低能量的波段,每日照射三次,每次4.4分鐘;另一組29位鼻敏感患者,以不具醫療效果的紅光(安慰劑)照射同樣次數及時間。十四天後,以660nm紅光照射的患者,72%病人症狀明顯有改善;以安慰劑治療而有相同效果的只見於3至24%的患者。

研究的患者隨後一年也有繼續使用紅光,依然沒有任何副作用,他們不論是單獨使用紅光或配合傳統藥物使用,出來的效果都十分顯著3

所以紅光治療適合輕症者單獨使用;對中至重度的患者,則建議配合藥物使用,減輕症狀。

(摘錄自《頑症不藥而癒》第一章)

參考資料:

  1. Salib, R.J., Drake-Lee, A. & Howarth, P.H. (2003). Allergic Rhinitis : Past, Present and the Future. Clinical Otolaryngology, Vol.28, No.4, pp. 201-303
  2. Ko-Hsin Hu1,2,3 and Wen-Tyng Li3, Phototherapy for the Treatment of Allergic Rhinitis, Department of Otorhinolaryngology, Keelung Hospital, 2Schoo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, Chang Gung University, Department of Biomedical Engineering, Chung-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, Taiwan Immunology, Vol.105, No.6, pp. S605-S609
  3. Ittai Neuman and Yehuda Finkelstein, Narrow Band red light photography in perennial allergic rhinitis and nasal polyposis, Annals of Allergy, Asthma and Immunology, April, 1997 Volumn 78. Number 4
特價